分类
188金博宝下载

普通人搞自媒体到底能不能赚钱

新媒体发展到现在,进去的人已经风生水起,溢出来的利益引得外面的人想进去,但总有一些人会有疑问:新媒体发展这么久,进去的人这么多,我现在进去做自媒体还有蛋糕可以分吗?

这个问题就像创业的人这么多,我现在创业还可以成功吗?还可以赚钱吗?成功不是看一件事如何,而是看做这件事的人。是人本事决定这件事是否成功。所以,这个问题是毋庸置疑的,小编认为创业当然能赚钱,普通人搞自媒体当然能赚钱。至于怎么做,小编认为这三点很重要!

舞台儿童在美国童工委员会的很多会议和出版物上一直是讨论的主题。委员会官员指责剧场的拥护者们,不断重复同样的、其他儿童雇主曾经使用过的主张。改革者宣称,对儿童演出的捍卫是基于过时的、不恰当的功利主义标准。一些儿童演员的薪水较高,举例来说,只是无关紧要的枝节性问题:“年幼的孩子们从来不被认为应该负担自己的生活,这使得无论被雇佣的孩子挣得多还是少,……都不会导致特殊的区别。”

让我们来看看一百年前美国人的争论吧。

反对者认为,儿童演员和其他童工没有什么差别。当媒体指责厄尔布瑞基·T·格里反对孩子“靠自己的劳动挣钱生活”时,他回应道:“任何一个家长都没有权利通过孩子的表演来获得经济利益……是为了保护孩子……才通过这个法律,就像法律禁止用孩子来乞讨、兜售或在工厂劳动一样”。事实上,戏剧演出混合着经济剥削的邪恶和扭曲道德的风险:“这种结合对孩子有害……他们会经常被带去接触那些有关其道德……还是少说为妙……的人……女孩们会很快丢掉她们的矜持而变得不害臊……最后,她们通常会沉溺于低俗的舞会、音乐沙龙,与行尸走肉无异……男孩们……最终沦落为小偷或流浪者。”

自媒体的入行门槛低,无论是小白还是大牛都可以轻而易举进入,但是能不能玩转自媒体,就得看自己的造化!这时候学习能力就显得尤为重要,只要肯花功夫,去钻研,学习相关技巧,小白变大牛so easy!

舞台工作的反对者将商业演出和教学戏剧区别开来。例如,简·亚当斯鼓励一个业余儿童剧场进驻她自己的赫尔之家中,她解释道:“孩子们当然不会因为他们的服务被支付报酬……他们赚的任何钱都花在他们的夏季旅行上了。” 格里作为提案人的1876年的纽约法案限制着公开展示活动中雇佣儿童的行为,该法律同样也豁免儿童出于职业的要求或爱心的目的而作为一个歌手或者演奏者参加教堂、学校或学院的活动。所以,演戏是合法的,只要不变成“真正的”有酬劳的劳动。然而,剧场的拥护者坚持认为即使是商业性舞台演出也是在提供艺术教育。支付酬劳并不是关键。相反地,舞台工作的支持者区分了不同类型的戏剧体验:“将儿童从电影秀以及低级可笑的公司中拉出来……通过这个方法,舞台儿童仅有的商业化部分永远被禁止,而儿童的戏剧天赋仍得到了发展的机会。” 所以,尽管承认儿童体操运动员、舞蹈演员和歌手是不幸的劳动力,剧场狂热者赞成把舞台儿童作为幸运的例外。

做自媒体一开始兴致勃勃,跃跃欲试,经过一两次打击之后就垂头丧气。总想着一步登天,这简直是白日做梦!你看到别人的成功都是别人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积累来的,你所经历的苦难,你羡慕的人也在此栽过。不同的是,别人坚持下去,而你半途而废。别人成了你羡慕的人,而你过得糊里糊涂。

在一个1911年关于儿童演员的公开辩论中,美国童工委员会秘书长欧文·R.拉弗乔驳斥了这样一种说法:“美国公众强烈要求一支婴儿部队来大声地呼吁……(剧场)许可。”此外,他还把在20世纪头十年中儿童演员成功的原因简单地归结为剧场经理的商业技能,他们剥削一种廉价并易受伤害的劳动力。“对‘儿童表演产业’的允许”,一个演讲者在同年举行的第七届童工年会总结说,“成为一种社会的丑恶。”

引诱了剧院支持者的舞台上情感化的儿童气质恰恰激怒了反对者。奚落“在这种轻松的信仰中舞台上的小演员们只不过简单地知道丝绸和缎带的存在”之余,反对者们拒绝将虚构和现实、舞台角色和儿童劳动力混为一谈,这样的儿童劳动力“住在城市一个令人厌恶的区域,身边是她所供养的只关心她能挣到多少钱的父母”批评者花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反对这种表面上良性的童工形式,准确地说,就是因为演出将儿童气质的精华转变为了商业资产:

国家对于网络非法营销打压非常严厉,一旦出现社会事件,整个新媒体的市场将受到整顿,自媒体人将咎由自取!所以,自律是自媒体人必备品质。

韩雪曾多年被骂花瓶却因为自律而成为国民榜样。她严厉要求自己按照每日时间清单,所有事情的时间区域都被明明白白,一旦开始,就坚守下去,从未放弃!这些看似简单执行起来的清单,她雷打不动地坚持了十几年。每天坚持一边做早餐,一边戴耳机学习英语,甚至拍戏途中休息的时间也在学习英语。没有无缘无故的成功,因为自律,让她的英语水平突飞猛进,也才有了她脱稿15分钟的TED演讲。

为了保证剧场工作不会扩展成其他形式的童工雇佣,剧院利益团体小心翼翼地描绘着他们的合法性的边界。当被威廉·劳伦斯主教指责给儿童演员开口子的做法破坏了马萨诸塞州工厂法时,弗兰西斯·威尔逊回应道:“……男人或者女人会站起来保护舞台儿童,同时仍会像我们的好主教一样坚定地反对在磨房里和工厂中的童工雇佣。”在工厂工作委员会主席写给《纽约时报》的一封信中,他表达了一个类似的区分来看的观点:“作为一个强烈反对任何形式童工的人,我也觉得戏剧工作是十分不同的……我一直想不出来出为什么儿童(甚至年纪更小的孩子们)……不应该被允许发展戏剧的天赋。”

在1910年马萨诸塞州立法辩论上,反对演艺行业使用童工的人们也同样提出了对奸商母亲们的担心,“像放鱼鹰捕食一样,将她们的孩子作为商业化资产放到舞台门口”。儿童演出的反对者们还不得不苦于应付来自宗教和道德上的偏见——这种偏见普遍性地反对剧场而非仅仅舞台儿童。一个来自马萨诸塞州的支持儿童演戏的人评论道:“(我)……希望可以建立一个法案……使所有宗教情感远离这个问题。劳动力的方面已经足够糟糕的了,而两者一起看上去则是毁灭性的。”

1868年的一份报告描述了一个舞台儿童的典型的职业发展道路:“从做一个‘哇哇大叫的宝宝’挣1美元开始,在几年内这个蹒跚学步的男孩每周将能赚3美元,他继续这样发展塑造一个成功的‘街头顽童’的角色,‘伍德的宝贝’的角色……而所有这些挣的钱至少可以使他的家庭给他买衣服和食物。”在早期阶段,儿童演出的辩护者非常依赖此类经济论点;演出不是普通的工作而是对儿童而言获利颇丰的工作。《纽约先驱报》记者在1892年发现“这个大城市中的很多孩子……和那些舞台儿童比起来都工作得更努力,但从他们的努力中得到的更少”。这个记者将“玫瑰色脸颊、幸福”的舞台女孩——她们一周挣5美元,和收银台或柜台前的女孩作比较:“她赶路时没有大衣和雨鞋。消瘦的小脸满是困苦,用骨瘦如柴的手指攥住她刚领到的一年里最劳累的一周工作中所挣到的1.75美元”。

在其他童工形式中,金钱价值体现在特定的工作绩效中,而对于儿童演出来说,“儿童气质的魅力实际上是商品,用来销售给多愁善感和没有过多思想的公众。”

在新媒体运营这条路上,少不了失败,少不了孤独,坚持下去,你会发现自媒体可以这么有趣;坚持下去,你会发现今天又离梦想进了一步;坚持下去,自媒体的蛋糕就到手了!

小编已经早早搬好小板凳,拿起小本本记笔记了,你呢?

围绕儿童演出的争论可以被描述为另一种经济上的斗争:剧场经理们急欲增加票房利润和改革者们大力反对童工的斗争。但是,有证据表明各方忠诚的斗士没有遵循这一可预见的模式;维护儿童福利并不一定意味着和舞台童工相对立。不论是对儿童演员的热情、喜爱或是恐惧、担忧,都与文化上对于儿童经济价值和情感价值的重新定义紧密相连。舞台儿童创造了一个令人好奇的悖论;他们作为儿童劳动力被支付报酬,表达的是一种新的、情感化的儿童观。他们工作,以描画无用的儿童。方特勒罗伊小爵爷之所以具有迷人的魅力,是因为在剧场观众(多为女性观众)中挑起了“情感风暴”。早在19世纪中叶,儿童葬礼上悲恸的哭丧已经搬上了舞台;流行的戏剧常常包括一个小孩过早夭折的悲伤情节。《纽约时报》在1868年提到,那时的情感剧“通过引入柔弱的幼儿或温顺的孩童到达最高点”。在20世纪早期,剧场狂热的支持者们追捧戏剧中的“儿童价值”,“儿童精神的散发;一种只有小孩才能令人信服地发出的东西……”儿童的影响,《新英格兰杂志》的一个作家评论道:“是纯真化……僵硬的脸放松了并且全都沉浸在美好的宁静中,因为除非你像个小孩子,你将不能进入幸福的王国。”在这种儿童情感价值的颂扬中,儿童演员的工作角色则乖谬地被他们剧中虚构的角色所掩饰。他们成功地成了新的“神圣”儿童的流行象征。认识到“舞台儿童的魅力在于他们的孩子气,”剧场经理们总是时刻警惕,保护和宣扬他们年轻雇员身上天真无邪的气质。记者们证明“只需和这些剧场的小朋友们交谈一会你就会认定他们既属于娃娃和锡兵的天地,也同样属于舞台上的灯光和妆红……”儿童气质特殊的吸引力还意味着,不像其他形式的劳动,儿童演出不能替代成人的工作。值得注意的是,在大多数的工会都反对童工雇佣的同时,剧场舞台职工工会却支持儿童演出。

格里认为那些被送上舞台的孩子和被送到工厂或者小商店工作的孩子都是基于同样的惟利是图的原因,是为了“将钱放入某些人的口袋”,大部分情况下是他们父母的口袋。早在1868年,“精明和有商业头脑”的舞台母亲就遭到了批评冲击。

(一)反对者:儿童演员被父母当作敛财工具,和其他童工没什么区别

关于舞台儿童的争论因为儿童价值的文化再界定而日益激烈。对一些人而言,儿童演出被界定为是亵渎新“神圣”儿童的资本化行为,他们指责这种演出是违法的劳动。然而,讽刺的是,当大多数其他孩子失去了他们的工作的时候,儿童演员的经济价值之所以增加,恰恰是因为他们在舞台上象征着新的经济上无用而情感上无价的孩子。

它是由哒哒区块链(深圳)有限公司CEO向群发起的,旨在帮助更多年轻人,顺应内容营销、短视频创意营销趋势,并依托强大的“哒哒一下平台”。“哒哒一下平台”是一个去中介化的创新激励型一站式短视频爆款创意众包、精准分发自助任务平台,是所有DADA持有者共有、共治、共享的面向未来的社区型组织。这里一个短视频哒人成长训练营,快速教会会员如何玩转内容营销、短视频营销、网络炒作,成为流量王,带你坐上互联网短视频的顺风车,抓住巨大风口机会,变现做抖商、播商、社商。现在有免费课,你还不搬好小板凳?

每个人进入一个新的领域,都需要从零开始。什么都是新的,上手起来一头雾水,如果自己学习相关技能根本无法进行下去,所以学习能力是必不可少的。就像初中升高中,来到一个全新的环境,无法适应高中的生活,跟不上老师的节奏,如果你不能够适应新环境,缺乏学习能力,那你将无法投入到知识海洋当中一样道理。

真正的自律,就要做到慎独!生活需要自律,自媒体也一样!在这个容易随波逐流的行业里,一定要自律,坚持初心,方得始终!

*摘自《给无价的孩子定价:变迁中的儿童社会价值》

舞台工作的支持者们拒绝将儿童演员归类为童工。那个时期最主要的演员,剧场拥护者的雄辩的代言人弗兰西斯·威尔逊强调道:“因为一些用词上的错误,造成工厂法……将舞台儿童也涵盖了进去。将这些因为短时间精神努力而被庄严地支付报酬的舞台儿童和那些只得到很低报酬却在工厂中过度劳累的孩子们相提并论实在是不公平。”不像普通的童工,儿童演员们喜欢工作。而反对者们对此的回应是认为这是一个误导性和危险性的迷恋。正如格里在1890年所解释的那样,“当不被允许上台演出时,他们当然会哭。众所周知,孩子们会哭——当那些会对他们产生伤害的东西被剥夺时。他们享受表演源于那种兴奋……他们闪耀的、华丽的服装和观众们的掌声满足了他们的空虚。”

把这3件事做了,普通人搞自媒体能不能赚钱你就心里有答案了!

现在市场上入行自媒体、新媒体运营入门的相关知识五花八门,应有尽有,但真正用心教你入门的并不多,在这里小编良心推荐一个新媒体运营入门的“哒客会”社群。

(二)支持者:儿童演员很享受在舞台上接受欢呼,和磨坊以及工厂中的童工不一样

在1910到1912年有关舞台的争论中,关于合法性的经济理由仍能时不时地听到。在一个报纸的采访中,女演员埃伦·特里解释到:“舞台儿童是被关心和被照顾的,因为他们是家庭的挣钱者并且他们的健康和快乐决定了他们的价值。”然而,对演出的辩护逐渐改变了立场;演出更多地被合理化为一种教育,而非高端工作:“舞台,连带着它的历史、服装和习俗的课程……是一种宽松自由的教育……上舞台(的孩子)就是去上学。”正如剧作家奥古斯特·托马斯所说的,演戏“对一个孩子的价值和一个年轻人拿到牛津奖学金的价值是一样的。”顽固的法律,弗兰西斯·威尔逊警告说,蛮横地剥夺了儿童特有的“表达媒介”:“谁会拥护一项禁止有音乐天赋的儿童去弹钢琴的法律呢?……谁……会否定芝加哥的儿童科学家或哈佛的儿童学生呢?”即使被断言是惟利是图的舞台母亲也消失在剧场支持者充满同情的描画中:“……她们对待儿童演员,比起一般母亲,更加温柔和辛苦。”

自律的人生就像开了外挂一样顺利,自律的自媒体自然也是万事胜意!作为一个合格的自媒体人,要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自媒体人必须拥有自己的底线,为了达到营销目的而不择手段,与客观公正对立,那将会造成社会事件,惹祸上身,还会殃及新媒体这个市场。

童模和通常意义上的童工确实有许多不一样的地方,因此在法律界定上有不少空白之处。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并且也是又来已久的老问题。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的《给无价的孩子定价:变迁中的儿童社会价值》一书中谈到,一百多年前的美国有许多儿童演员活跃在各个剧场,关于儿童演员是否属于童工的争议持续了很久,而且最终也没解决。只是1930年之后,美国人发现教育孩子比让孩子去剧场表演更经济和更效率,儿童演员才逐渐减少。即使有一些童星,也是一边拍戏拍广告,一边接受教育。

多少人羡慕着别人的身材与样貌,羡慕着别人的成功与精彩。但是当知道其背后需要流得汗水和坚持不懈的严格要求自己后,马上又打退堂鼓。在浑浑噩噩的日子里,继续毫无意义地耗费生命。想做的事情总是半途而废,是永远到不了成功的。

一个人自律起来有多可怕?你看看韩雪就知道!

过早的学徒生涯的必要性是十分有争议的。尽管舞台工作支持者们制造了一长串由童星发展为优秀的成年演员的名单,像茱莉亚·马洛、菲斯克夫人、茉德·亚当斯、弗兰西斯·威尔逊、安妮·拉塞尔和艾迪·佛伊等,但儿童演出的反对者声称只有很少数成功的成年演员是从小时侯就开始了他们的演戏生涯的。国家童工委员会新英格兰地区秘书长艾弗雷特·W·罗德注意到,根据《美国舞台名人录》一书,500位成名演员中只有88位是在14岁之前开始他们的演戏生涯的。埃塞儿·巴里摩尔、莎拉·伯恩哈特和埃莉诺·罗伯逊等都是在15岁之后开始演戏的演员;而布兰奇·贝茨、莉莉·兰特里、约翰·梅森和很多其他的演员的第一次正式演出都是在18岁以后。坚持早期的学徒阶段是在剧场里工作的一个必备条件的主张,也遭受到了基于道德的批评:“(这)和其他产业的论调是一样的:大多数成功人士最初工作得也早;这现在完全成了雇佣儿童的一个可耻理由。”未来的有用性不能免除任何形式童工雇佣的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