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188金宝搏苹果

适应全美流媒体行业最新一波的“涨价”浪潮YouTube无奈涨价

未来视频平台在内容形式上的不断升级,尤其是所谓多线程互动、AR/VR内容开发,以及自制剧方面的巨大投入,是否会让普通用户不断地被动掏腰包?

YouTube TV也无法抵御全美流媒体行业最新一波的“涨价”浪潮。

“老师,让我自己试试吧。”石志利一只手拽着扶手,一只手拄着拐,艰难攀爬着一个一个的台阶。

谷歌解释了为什么它觉得有必要提高价格。自YouTubeTV推出以来,该公司已将这项服务扩展到美国所有地区,除了包含了60多个电视频道,还在近期增加了10多个新频道:用户目前在上面已经可以访问HGTV、Food Network、TLC、动物星球、旅行频道以及 MotorTrend……

这种类型的内容,对必须为同一剧集考虑多个故事情节的创作者提出了独特的挑战。每个故事情节必须能够在某些点交叉,从而为单个节目带来多个不同的潜在结局。这项额外的工作增加了制作内容的成本,使其成为目前美国几大内容服务平台的最大赌注。

但是,包括奈飞(Netflix)、亚马逊和迪士尼等巨头在流媒体内容上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尤其是奈飞的原创互动电影《黑镜:班德斯纳奇》(Black Mirror: Bandersnatch)取得了巨大成功之后,各方都看到了新的市场契机。作为谷歌旗下最知名的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也正致力于互动影视节目的制作和开发,他们希望能探索出一种全新的叙述模式,以增加该视频网站的观看率和广告销售。

2017年初,YouTube TV是以每月35美元的价格推出的,此后在2018年3月,其又将价格提高到每月49.99美元。近日,这家视频内容应用官方宣布,要将每月基本价格提高到50美元,而通过苹果iTunes付费的用户可能更郁闷,因为他们每月被要求支付54.99美元。目前YouTube的涨价对新用户立即生效,并从5月13日开始对所有客户生效。

如今,学习新知识成为石志利最渴望的事。他的书柜各类书籍都有。他还有随时随地记笔记的习惯,把一些学习感悟记下来。“我想照顾别人,就要强大自己。”

走进卫生站,20平方米不到的诊室干净明亮,药品分类摆放、整齐划一。最让人惊奇的是,石志利仍然用着一个木质老算盘,算盘有几处断裂,用铁丝固着,敲打起来仍发出独特脆响。

“药吃完了大夫,再开一点。”年轻村民付了钱,拿着药回了家。

几乎成本价售药,全年无休,有求必应……现在,石志利还为村民们做健康科普讲座,为村民建立健康档案,开通了健康服务热线。怎么对村民健康有利,他就怎么做。

“老师佩服你的毅力,但可不只上一次啊。”“老师我行,我能上来。”……就这样,石志利“爬”着上完了卫校。

互联网交互模式是由Netflix开创了先河,而YouTube作为全球最大的视频平台,涉足互动原创节目是一件极为正常的事情。如果视频可以像游戏一样,通过观看者的不同选择而影响到影片的结局,很可能会吸引到更多用户的兴趣。目前还没有关于YouTubeTV互动内容何时播出的具体消息,预计YouTube将在下个月宣布新的节目单。

YouTube官方在周二时表示,一个新的部门将在公司知名制作人本·瑞耶斯的领导下,开发有趣的互动节目和专题直播。YouTube原创节目主管苏珊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现在有了令人惊叹的新工具和机会来创建和讲述多层互动的故事。本·瑞耶斯对平台如何增强内容有着丰富的经验和超强的理解力,这使他成为打造这一令人兴奋的新部门的最佳选择。”

可以想象,这一轮涨价会对YouTube TV的用户产生多大负面影响。

巨头为了提升竞争力而不断在内容生产上玩花样,用户是否会因此不断被迫买单?

“我知道学医对我来说会很难,但我没有丝毫犹豫。”石志利说。

耐人寻味的是,尽管全美传统有线电视用户在过去两年大幅下降,但是近期AT&T和Sling电视公司(Sling TV)也纷纷提高了价格。这表明数字订阅服务并没有给用户带来更“优惠”的市场状况,尽管流媒体服务最初被视为是解决昂贵的有线电视账单的最佳方案。

记者看到,从工作台到药房仅有几步之遥,石志利要用10几秒时间。由于常年抠着门框,门框旁的白墙已经发黑掉皮。

高中毕业后,身体的原因让石志利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这时,有人敲开了他家的门。

近些年,石志利出诊少了,一方面是村民健康意识提高了,有不舒服的症状都会第一时间来看病;另一方面,村民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大一点的病痛开个小汽车直接去大医院了。

“您来啦,感冒药吃完没?”一位年轻村民刚一推帘进门,石志利便大声询问。

1992年,一个深冬雪夜,石志利在睡梦中被叫醒,一家农户的孩子发烧近39度。一段平时走10分钟的路,因为大雪,石志利足足走了30多分钟。到了农户家,衬衣都湿透了。

石志利说:“是乡亲们给了我学习和谋生的机会,我始终带着感恩的心。”

当然,与大多数传统的电视网络费用相比,这次的价格变动对用户来说也有积极的一面,它填补了探索扩展内容类型的巨大空白,部分用户会乐于接受多分支互动内容形式,或者未来去追求AR/VR内容的服务。不过,这些东西是否能满足那些不得不忍受“涨价”的用户的全部需求?而且对于那些为了避免付费购买越来越多不爱看频道内容而注册YouTubeTV的人来说,这也许更不是他们想要的。

“这是1979年老村医传给我的‘家当’。”石志利抚摸着算盘说,“这也是村民们和老村医对我的嘱托,是一份传承也是一份责任。”

石志利说,作为一名普通党员、一名“赤脚医生”,他的初心就是用自己的知识服务村民,做百姓身边的贴心医生,守护村民健康。

北京市房山区东瓜地村。村口是石志利大夫的卫生站。

“始终带着感恩的心”

“再为村民服务40年”

1978年底,石志利来到卫校。父老乡亲们捐的钱,解决了他短期的吃住问题,但每天上课要爬的4层楼梯,像横在他面前的一座大山。

“他叫崔鹏,他们祖孙三代人我都给看过病。”石志利不仅记得全村每一位村民的名字,也熟悉他们的身体状况。周边村百姓也会慕名来找他看病。

队里决定,派石志利到卫校学习,学成回来后给乡亲们看病。

他表示,自己的愿望,就是把身体炼得好好的,“再为村民服务40年”。

“小时候,村里条件差,爸妈背着我去几十里外看病,我非常心疼他们。”石志利说,当时就想,要是能在村里看就好了。

“给孩子打了一针,守了一晚,烧慢慢退了。”等孩子好转,石志利回家时,天都亮了。

多年来,石志利还保持着一个习惯:药箱不离身。

“老师,我爬上来了”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生产队的领导拿着村民捐的钱送到我手上。”石志利回忆,村民们有的捐2元,有的捐3元,这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年近六旬的石志利从小患小儿麻痹,行动十分不便。靠着一根拐杖、一个药箱、一颗初心,服务村民40载。

“不是买卖问题,是责任问题。”石志利说。

从美国流媒体服务市场近两年的表现来看,补贴大战已经结束。当地用户对流媒体电视服务的最初诉求之一,是可以剪断有线电视网线,只支付互联网服务的费用。但是,随着各方价格的攀升,这些服务的成本几乎和有线电视一样昂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