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188金宝搏苹果

航空公司发展电子商务为何需要自建平台

以本人在航司和IT公司的工作经验,不论航司大小,开展电子商务工作均需要自建平台。这是由各航司利益诉求不同、客户群不同、营销手段不同所决定的。不可能全部依托OTA的平台予以实现。

一、大环境决定了航空公司能自建平台

治愈出院后,他们说出了自己的经历。

因此,不会有哪个航司的领导愿意出现这种局面,想想华为和谷歌博弈的启示。这才是航空公司领导决策时考虑的问题,而不是看那千分之几的投入。

目前国内的OTA基本都是巨无霸级的企业了,他们的市值比国内很多航空公司都要大,他们是有独立思想和利益诉求,要为自己公司的股东和员工负责,各家航司很难指挥他们为自己做个性化的产品和服务的设计。

32岁的沈武富因感染新型肺炎在汕头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隔离治疗,他用镜头记录下自己的治疗过程。

好好休息,减少耗氧动作;

一定要有信心,相信医务人员。

10日下午,武汉协和医院西院隔离病区内,43岁的患者王先生讲述从病情危重到病情平稳的过程。他用真实经历告诉患者:“只要有信心,听从医护人员指导,一定能恢复健康。”

综上所述,航司根据自己的客户群,进行产品和服务的设计,依托自己的电商平台做通路和渠道,联接客户,送达信息,完善机票产品除销售功能以外的,只有承运人才能提供的服务内容,才是各家航司电商应该重视的工作。

每天早晨,沈武富都是从测体温开始一天的治疗。医护人员会为他量血压、取唾液和结膜分泌液等样本。医生总是很关心他的身体是否有副作用反应,也常常和他聊天,缓解他的紧张情绪。有一天,沈武富想吃个宵夜,护士深夜为他带来了一碗热腾腾的牛肉丸米粉,这让沈武富非常感动。

李振东坦言,在16天中,自己的内心也有过恐慌和迷茫,但是在医护人员的细心照顾下,自己找回信心和希望。在这段与病魔抗争中,李振东说“自己挺过来了,相信大家都可以像我一样挺过来。”

这些治愈患者乐观的心态,与时间赛跑、与病毒抗争的信心,也为更多病患带来希望,他们的经验分享亦是治病良方。

最后需要说明一点:航空公司跟OTA是竞合关系。是管理和被管理、控制与被控制;相爱相杀,相互博弈。不会有哪家航司会把自己的销售命脉交给他人保管,受制于人,尾大难掉。再难都要给自己保留一条可控的退路。

北京医疗队北京世纪坛医院领队丁新民医生表示,在配合治疗过程中3点很关键:

我个人认为,直销的产生是必然的,电商技术普及以前,几乎各个公司的分销占比都在90%以上,所有航司都依托BSP分销快速销售机票。因此航司本质上并不缺少销售机票的平台。

这是目前争议较大的一点。如果是,它没有OTA的流量大,临时促销的时候,销售效能并不如OTA来得高。建设成本高、销售效果不佳,票价低,还不如全部托管给OTA,给点代理费来得容易。如果不是,航司的电商应该以什么为重心?

16天和病毒抗争到底

二、渠道平衡策略决定了航空公司要发展电商的直销业务

一定要有信心 听从医护人员指导

航司是否有必要做直销? 直销成本是不是高于分销? 直销是不是能取代分销?

从IT资源使用效率来考虑,OTA不会考虑做成一家或多家航司的系统的外包公司。它是要追逐高利润,航司给不起这部分技术开发费用。OTA本身的很多产品都受限IT资源的投入,不能及时快速上线。自己尚且不够用,就更不会给其他公司去做了。如果不计后果的替航司做产品和平台,会打乱它自身的系统架构。

四、有技术、有客户的OTA会帮航司来实现他们设定的电商目标吗?

看看OTA是如何跟酒店进行议价的:给我最低的价格,最高的佣金率,不同意就下架酒店的产品。屏蔽几个酒店,并不影响客户的选择,但是对酒店的影响巨大。毕竟主要的几个OTA控制了在线流量的85%以上了,江湖地位难以动摇。

在住院的日子里,除了打针吃药,她也没让自己闲下来。张红在医院看到很多年轻的医生、护士,感慨道:“他们是最勇敢的人,那么年轻,在家里也都是爸爸、妈妈的宝贝。保护好他们,病人才有希望。”她加入一个名叫“在路上”的爱心群,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呼吁大家重视疫情,和朋友们一起为医院一线的工作人员募集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物资。

有朋友曾经问过,电商=卖机票=销售数据这个观念是怎么来的?说句实话,航司内部做这个工作的中层和基层的团队,都是传统业务出身,没有人有互联网产品的思维。航司营销高层也没有认真思考过应该如何定位自己的电商平台,用什么去考核它。导致层层汇报过程中,最容易说明工作业绩的就是电商的销量,占比啥的。营销的领导似乎也只能听懂这种汇报内容。久而久之,航司内部的关注点都聚焦到了电商的销量、占比、平均票价等衡量指标上了,反而忽视了电商真正对航司客户化营销起到的通路作用,做不出产品和服务的差异化,也让电商平台作用大打折扣。

关于电商直销这一点,业内很多人有较大的争议,即:

给更多人带来抗击疫情的信心。

航司的电商和OTA的电商本来就不是一个逻辑。而且两者的诉求目标也不一样。航司电商不应该基于卖机票,因为航司并不缺少卖票的途径。不同航司都有各自的特点,航司更应该是基于自己的航线网络特点和客户结构特点,做私域流量客户的经营和服务,做出产品和服务的差异化来,而不是简单的卖一张机票。

从煎熬到康复 出院后的每餐都是幸福

湖北省荆州市首例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李振东1月31日治愈出院。他根据自身感受,把在荆州市胸科医院与病毒斗争的16天分为四个阶段,同病友们和公众分享病情和治疗方案。他自称没有医学基础,只是希望自己的经验能给尚在和病毒做斗争的人们一点借鉴。

治愈者们的故事像阴霾中的灯火,

另外就是各大OTA内部门派林立,与航司合作的商务部做不了技术部的主;任何一个OTA的开发部门也不会主动想开发出来对那个航司有好处,只会考虑对OTA本身是否有好处,对自己的KPI和业绩考核有啥好处。

不少患者积极配合治疗,最终战胜病魔。

出院后,张红除了常规的休息,依旧在参加各种线上的公益活动。“信任医生、相信自己”,这是张红想告诉大家的“药方”。

他称自己是一位“超级积极乐观”的病号。“我很乖、心态好,医生说什么我就做什么,潮汕人一直信奉‘爱拼才会赢’。”

(原标题:治愈者说:归家一切安好 愿我的经验能帮到需要的人)

康复出院不久的武汉市民张红写下住院日记,用朴实的语言真实记录了自己从患病、救治到出院康复的全过程。在家里的餐桌上吃自己做的饭,这在两周前都是一种奢望。患病期间,张红经历了难以想象的痛苦,但她并没有怕,信任医生、积极配合治疗。

由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的飞速发展,整个社会呈现互联网化,市场的前期教育和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呈现为沉没成本,航空公司开展电商的研发成本急速降低,可提供技术支持的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这让航司自建电商平台成为可能。

在这场战“疫”中,我们绝不言弃。

本人的观点是:把航司电商等同于机票的买卖,是忽略了机票这个产品背后的承运人逻辑和航空公司客户化营销及服务产品设计及送达的逻辑。

三、航司电商平台是以销售为主旨吗?

但是开展直销的原因,一方面是技术已经可以支持了:机票数字化,支付电子化;另一方面是各家公司共用同一个分销渠道,且同一条航线的共飞公司越来越多、竞争愈发激烈;同时各个分销渠道之间的竞争激烈度也逐步加大,两者交替作用,导致各家航司的代理费逐年攀升,但起到刺激销售的作用却逐年下降。因此选择自建直销电子商务平台,用来平衡分销比重过大,成为各家航司渠道管理的策略选择。

目前,沈武富已经康复出院。